国家卫计委警告:中医可能毁在中药上,这不是危言耸听!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665 更新时间:2018年03月15日20:30:58 打印此页 关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70310122240_78783.gif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中国芍药网


中医发展离不开道地药材,但由于地域不同、环节众多等问题,中药材药品质量不尽相同,安全隐患问题日益突出。我国相关部门已经重视到了这一问题,但解决仍需时间。近些年,“中医将毁于中药”的声音不绝于耳,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也认为这样的说法不是危言耸听。




“有人说中医可能毁在中药上,这不是危言耸听。我着急的是,再好的大夫,即便是国医大师,你开的方子再好,但抓的药不行,百姓吃了没效果,那就会毁掉中医。”3日,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在昆明举行的“全国中药材资源与生态种植研讨会”上说。

 

王国强表示,现在中药材需求量越来越大,随之而来的是野生中药材减少,渐渐变成家种。而家种则存在农药化肥多、土壤污染、种植周期长、采集时间违背科学规律等问题,后果是药材的药效降低,药材的质量和安全性得不到保证,这些都是百姓最关心的问题。

 

中药材的保护与发展首先要加大对中药材资源保护的力度。王国强指出,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正在推动开展第四次全国中药资源普查工作,着力摸清全国中药材资源的家底。以建设全国中药资源动态监测网络为支撑,以构建全国中药种质资源保护体系为重点,切实加强对全国中药材主要产区的资源监测与保护,提升中药材资源保护的能力和水平。

 

王国强表示,需要促进优质中药材生态种植。坚持以中药材规范化、规模化、产业化为导向,建设常用、大宗、优质的中药材生产基地,鼓励野生抚育和利用山地、林地、荒地、沙漠,建设中药材种植、养殖生产基地,保障临床和生产的原料供应。坚持以道地药材生产技术的集成创新为支撑,加大中药材种质、种苗、繁育的力度,从源头上保证优质中药材的生产。



事实上,“中医毁于中药”的说法在业内已经流传了很久。中国中医科学院副院长黄璐琦认为,“中医毁于中药”的说法给大家提出了一种警示,就是中药材的质量要引起大家的关注。

 

农药残留、重金属含量超标、营养价值下降……都成为困扰中药行业的难题。除此以外,黄璐琦院士特别提到,对于中药材来说,产地有着严格的限制。

 

黄璐琦:“中药材往往强调的就是道地药材。这个道地药材是由中医长期临床实践获得的。虽然它的内涵用现代科学方法还不能完全揭示,但道地药材确实是控制中药材质量的一种模式。”

 

以著名中药材三七为例,它是云南白药的主要成分,它对于药材的产地就有严格限制。据了解,三七要生长在北回归线附近,海拔1200米到2000米的地方。

 

除了产地限制外,三七还面临连作的障碍。根据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云南农业大学名誉校长朱有勇的介绍,如果在一块土地上连续种植三七,会导致坏死和枯萎,副作用间隔20年都难以消除。这将导致一系列威胁产业发展的危机。甚至有业内人士认为,十年后适宜种植三七的土地将会消失。

 

国家药典委员会首席专家钱忠直介绍,为了克服中医药种植中的轮作障碍,需要在科技上进行攻关,目前已经有研究人员希望采用微生物技术把土地进行改良。

 

文山三七产业协会会长曾立品则认为,种植像三七这样的中药材,首先要回到道地产区。其次,依靠科技进行仿生种植也提供了一个解决轮作障碍的思路。

 



曾立品:“通过仿生种植模拟自然状态下的阳光、水分、土壤等自然生态环境,来解决三七的生长问题,同时也通过仿生种植来提高三七使用的安全性。我们目前仿生种植的面积是50亩,未来希望发展到一万亩。”


按照这种仿生种植方法,可以用蒸汽祛除三七种植后留在土壤里的毒素,从而解决连作的难题。但是目前仿生种植每亩的投资在40万左右,如果想达到一万亩的种植面积,需要的费用无疑是天文数字。所以黄璐琦院士建议,可以适当的提供补贴。


黄璐琦:“仿生种植是下一步中药材种植过程中要极力推广的一种模式。但是这涉及到经济基础问题,包括人力、物力、财力的问题。现在农业种植有补贴,有关部门对于中药材种植也要考虑进行适当补贴。”


中药材质量问题也引起了行业外人士的关注和担忧。浙江省绍兴市《绍兴教育》副主编、时评人王学进在红网发表评论文章《绝不能让中医亡在中药上》,发出“救救中医”的声音。



南京中医药大学周仲瑛教授曾断言:“中医将亡于药!”我不知这一说法是否周教授第一个提出,但可以确认,这一说法获得了普遍的认同。现在这一说法经王国强局长转述后,更加具有了可信度和权威性。这些日子,因为有亲人生病,正在为要不要吃中药纠结,看了上述报道,终于释然:不吃中药。

不吃中药,并不是说不相信中医,而是我从那句耳熟能详的广告词“药材好药才好”中读出了相反的意味:药材不好,即便华佗再世,也无济于事。而事实恰恰如此,现如今的中药材市场怎一个乱字了得!可以这么说,药农、经销商、药企的道德良知有多么败坏,中药材就有多么败坏。

假冒伪劣层出不穷。如山肉萸掺进葡萄皮,黄芩中掺桑寄生,用塑料做穿山甲甲片,把树枝包上毛皮包切成片冒充鹿茸,在海马肚子里灌玻璃胶,往虫草上粘铅粉……中成药造假则更有隐蔽性。这可是原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市场司司长骆诗文跑遍全国17个中药材市场,总结出来的几种常见的造假手法(2011年11月16日《新民周刊》)。

农药残留严重超标。此前曾听闻,我国中药材出口受阻是因为农药残留超标。后来从有关检测统计报道中获悉,我国中药材中农药残留污染具有普遍性,几乎在所有的样品中都有检出。一些无良中药商为了让药材更好看,除了打磺,还增加了用双氧水浸泡天麻漂白,用氧化铁水洗丹参染色,拿洗衣粉搓掉霉斑等,将化学用品用到了极致。故岂止是奶制品中有三聚氰胺,中药材中也有“三聚氰胺”。

药材“被萃取”,高价买“药渣”。据业内人士称,现在市场上至少70%的冬虫夏草,都被提取了有效成分,消费者花费几千几万买到的冬虫夏草其实是“药渣”。“被萃取”的远不止冬虫夏草,以下这些药材都发现过“被萃取”现象:人参、西洋参、党参、黄连、黄柏、牡丹皮、首乌藤、金银花、连翘、八角茴香、山茱萸、连翘、桔梗、淫羊藿、川贝、五味子、益母草、泽泻、白术、鸡血藤,柴胡、穿山甲、紫河车等。

除此之外,还有种植不得法,提前“抢青”,药材一哄而上;加工环节胡乱炮制甚至不经炮制,有毒药材充斥各个药房。

作为华夏5000年文化结晶的传统中药既已沦落至此,那么中华民族对世界的“两大贡献”之一的中医(另一项为中国菜)又怎能不亡?

中医不能亡。救救中医!我相信政府部门不会容忍中医走上不归路。虽然今年年初,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依据国务院印发的《关于取消13项国务院部门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》,规定取消中药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(GAP)认证,但这不等于政府放弃了对中药的质量监管,而是表明废除徒有其名的实施了13年的(GAP)认证,开始寻求更加严格有效的认证办法。


我希望正在召开的“全国中药材资源与生态种植研讨会”能为制定出台后续的管理办法献计献策,譬如取消认证制后是否改为备案制,抑或GAP认证或也将像GMP认证一样下放省局,或由外部第三方承担GAP认证的相关工作等,提出建设性意见建议,通过强有力的监管制度管好药材市场,从而拯救中医。

上一条:枸杞水明目、抗衰老,但还得加点它,不然就浪费了 下一条:66种中药材进入欧洲药典,中药走向世界标准化是必经之路